迅速崛起的亞洲藝術首都:台北

創意無限的計劃與極具話題性的藝術空間,吸引全球的畫廊、收藏家與藝術家蜂擁而至


 

「每當我告訴別人我要去台北時,對方總會開始敘述台北的好,對台北的美食、藝術和人們的熱情讚不絕口。」任天晉(Magnus Renfrew)說,這也是為什麼他決定在這座獨一無二的城市創辦一個全新的當代藝術博覽會的原因。在任天晉的領導之下,首屆台北當代將於2019年1月18日隆重開幕。

 

身為文化重鎮的台北,不僅有許多高規格的美術館座落其中,更是全亞洲廊與藏家熱絡活動的重大據點。台北是亞洲第一批發展現代化的都市之一,多達數百間的畫廊,加上重要的歷史文化脈絡,因此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孕育當代藝術。

 

此外,台北亦是國際知名活動「台北雙年展」的發源地,今年11月,由臺北市立美術館主辦策劃的雙年展即將邁入第11屆,由來自19個國家/地區的參展團隊攜手呈獻。台北雙年展將引領風潮、帶動全台北的藝術能量,今年展覽主題著重探討永續發展及人類的未來遠景等全球共鳴的議題。

 

台北當代倚仗此豐厚的文化底蘊,召集共同地緣與大亞洲地區的畫廊共同參與,其中不乏已享譽國際的知名畫廊。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名副其實,著眼於「當代藝術」與「現當代藝術」,並致力將台北作為藝術平台,打造成紮根本土、放眼國際的明日之星。

 

台灣收藏家、策展人兼英國泰德美術館亞太地區典藏委員會成員曾文泉(Rudy Tseng)表示:「這是許多國際級畫廊首次來到台北參展,我萬分期待。國際藝術界的鎂光燈將在1月聚焦台北,台北當代絕對會是一場不容錯過的文化盛會。」

 

耿畫廊創辦人耿桂英(Tina Keng)也對曾文泉的看法表示認同:「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來得相當及時,不僅將國際藝博會標準帶到台北,也向全球觀眾介紹了台北活躍的畫廊景觀,和背後的文化與機構環境。這次博覽會能替台北藝術圈打開許多新的大門,相當令人振奮。」

 

參與展出的90間畫廊中,有70間的主要據點皆位在亞洲。任天晉解釋,博覽會的設計以地緣關係為重,主要目的是邀請在地藝術界共襄盛舉,並提供國際收藏家發掘作品的機會。遠道而來的參展畫廊,包括倫敦的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及柏林的Esther Schipper,經營者表示:這對早年曾在台北待過一段時間的她本人來說,也是一次特別的返鄉經驗。

 

其他國際畫廊也計畫深耕台北:1991年於紐約市開辦個人畫廊的尚凱利(Sean Kelly),今年初宣佈2019年將在台北規劃全新空間,並交由新總監林瑀希(Gladys Lyn)負責。凱利本人表示,他的畫廊與幾名「相當投入」的台灣藏家和機構有深刻的交流,因而下了這個決定;台北的新空間將會是該畫廊邁向國際化的第一步。

 

台北能在藝術市場的核心占有一席之地,可從拍賣界見微知著:佳士得的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董事張丁元(Eric Chang),以及蘇富比位於香港的現代亞洲藝術部主管張嘉珍(Vinci Chang),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而蘇富比拍賣公司亞洲區主席仇國仕(Nicolas Chow)為國立臺灣大學校友,在台北市內至今依然保有私人住所。

 

「二十世紀後半有些出身臺灣的零星藝術家亦相當活躍,引起藝壇不小的關注。」任天晉以臺灣抽象與概念藝術先驅之一李元佳(Li Yuan-Chia),以及東方畫會的創始成員蕭勤(Hsiao Chin)為例,如是說道。

 

台灣二十世紀與當代最活躍的藝術家之作品拍賣價,也隨著買家的關注而增長。任天晉表示:「許多知名藝術家都跟著水漲船高。」其中,極簡主義藝術家林壽宇(Richard Lin)的作品估價,更是在十年內從英鎊五千元以下飆漲至逼近一百萬,有時甚至還超過這個數字。

 

台北對於藝文發展的渴望,絲毫沒有緩下來的跡象。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將在全新開幕後,成為全亞洲最大的表演藝術場地。企業主導的藝術空間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台北富邦集團的全新總部,將伴隨一間對大眾開放的現代暨當代美術館進駐。

 

對年輕一代的藝術家與新晉藏家來說,台北未來的發展也相當令人期待:立方計劃空間(TheCube Project Space)致力於開創性的嘗試,藉由展覽呈現全新的當代藝術潛力,在國際間也獲得認可。2019年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的台灣館,將由臺北市立美術館推派網路藝術先驅鄭淑麗為代表主理。屆時,全球的目光都會聚焦在台北,台北在國際藝術圈中也將持續發光發熱。

訂閱我們的電子報